15878764961

名家专栏

Famous column
名家专栏
首页 -名家专栏 -吴波 -顶级猎人陈泰铭,中间不止多了一个关之琳!

顶级猎人陈泰铭,中间不止多了一个关之琳!

发布时间:2021-12-31作者来源:金航标浏览:459

0年不涨价,涨价赚10年,你见过这么任性的元器件大生意吗?
老三国巨倒逼全球老大村田涨价,靠的是超然实力还是决绝勇气?

10年不涨价,涨价赚10年,你见过这么任性的元器件大生意吗?

 

老三国巨倒逼全球老大村田涨价,靠的是超然实力还是决绝勇气?

 

1年赚够10年钱


对于被动元器件企业来说,1998年,2008年,2018年,手机,智能机,矿机,三只划时代的火爆“金机”,让被动企业10年迎来一个轮回,10年达到一次高潮。

 

而这一次,来得更加疯狂,更加猛烈,更加妖冶,1年就赚够了10年的钱,你说狠不狠?

 

那么,剩下的9年,是及时行乐?还是未雨绸缪?是放长线钓大鱼,还是现在透支未来?

 

对于国巨的董事长陈泰铭来说,生意只是人生的一个插曲。在一秒内看到本质的人,和花半辈子也看不清人生的人,自然不是一样的命运。于是,他选择了男人们最向往的活法——打猎!

 

独一无二的猎手


陈泰铭做的第一件大事是1993年推动国巨上市,有了这个资本利器,让他如鱼得水。首先,他利用行业低谷“拉低”市值,然后乘机吸纳。再趁着行业高潮前后档期,狂开支票,购买同行,智宝,奇力新,飞利浦被动元件部门,旺诠,向华科技,凯美,美磊,佳邦,君耀,美国Pulse等,都被纳入了旗下的购物车,成为了国巨集团一员。

 

其次,陈泰铭喜欢红酒。据传,他有一个习惯,参加公司和朋友饭局,手下会带他喜欢的红酒去,先提前醒好酒,待达到最适宜品饮火候后,才允许开席。一旦超过最佳品鉴时间,他就不再沾一口这瓶红酒。

 

陈泰铭还喜欢收藏,800万美元买下了青铜雕塑《河流》,苏格兰画家彼得·多伊格的油画《浸没》(Swamped)被他以2,600万美元拍下。他还陆续收藏了格哈德·里希特、马克·罗斯科和弗朗西斯· 培根等人的作品,藏品数量足以使之成为亚洲领先的西方当代艺术收藏家之一。




当然,陈泰铭最喜欢的还是大美女,他和关之琳的绯闻,天下皆知。台湾《中国时报》报道了他和关之琳结婚事宜,结果被国巨集团提告,被迫在报纸上刊登道歉函。但关之琳后来出面说明,坐实了两人之间曾经的往来。

 

倒逼村田涨价


2018年3月2日,被动元器件老大村田对客户发出通知,由于产能无法满足客户需求,即日起对MLCC0603/0805尺寸高介电常数型静电容量1uF以下产品进行涨价。

 

要知道,村田的企业价值观是有领袖气质和高冷洁癖的。要涨价,根本轮不到别人来劝说。但这一次,村田有被绑架的深深挫败感!

 

老大不涨价,老二,老三使劲涨,无论从哪方面来讲,都有点说不过去。但是,国巨已经掌控了产业局势和价格话语权,怎么可能再轻易交出去?通过释放产能危机,让村田等不堪重负;通过集合竞价,让元器件价格一路飙升。

 

大棒和怀柔政策,多方合围和用力之下,老大村田被迫就范,发布涨价通知,以配合国巨的涨价巨浪,日本大佬的憋屈和无奈,肯定五味杂陈。而彼时的陈泰铭,却悠然自得,一骑绝尘,全然不顾华新科等台湾同行的大声抗议。

 

所有的这些任性,没有实力和情怀,没有捅破天的胆子,何以笙箫默?何以大闹天宫?

 

一飞冲天的股票


回到基本盘,我们先来看一组组数据,国巨如何让村田签署城下之盟的。而这些数据,足以支撑陈泰铭和他的国巨帝国惊天表现:


最近两年,国剧的股票涨了18.63倍,而电子产业链同行,却只上浮了一点点。纵观全球,没有哪一家元器件上市公司如此飞黄腾达,一飞冲天。

 

我们再来看国巨最近一年的起飞姿态,简直可以用“肆无忌惮"来形容,仿佛,天空才是它的极限:



而这时候的全球被动元器件老大村田集团,股市表现又如何呢?


我们看到的是,这一年以来,由于转型升级,村田的股票还下跌了10%以上,2018年,村田在宣布涨价之后,股票总体价格才上涨了15%。

 

你要说,这是两家企业正常的表现,估计没有人会相信。

 

不同的市值管理


我们接着看国巨的市值增长过程:


5年之间,从新台币55.86亿元,快速蹿升到了3821.14亿元,约合人民币822亿元。5年市值成长了接近70倍,堪称全球元器件第一妖股。前无古人的造富神话,就连巴菲特,都要甘拜下风!

 

那老大村田的市值又是怎样的情景呢?

截止到2018年3月,村田总市值为36336万亿日元,折合人民币约为2129亿元。相比而言,国巨的市值坐上了电梯,悄悄攀升到老大村田的4成水平。

 

额,我的那个天!村田集团几十年大半生的努力,就在一夜间,居然被国巨搂上了小蛮腰。这是国巨的胜利,还是村田的呆板?这是被动元件的幸事,还是揩油后的悲哀呢?

 

销售额与利润


村田2017年度销售额为11326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64亿元,毛利润约为2012亿日元,毛利率约为17.7%,净利润为1561亿日元,净利润率为13.75%。其中,中国及台湾地区销售额占据了57.2%。



2017年,国巨总营收约为人民币70亿元,创造新高,不过仅为村田的10.5%。毛利率为32.54%。净利率为20.71%。两项数值远远高于村田。

 

到了2018年,国巨业绩继续快速飙升,最新的4月份获利报告,其毛利率达到了51.4%,净利率达到了38.82%,两项数值简直甩了村田几条大街。比台湾的半导体老大台积电也毫不逊色。

我们接着看国巨两年来的业绩表现,2017年之前徘徊不前,2017年下半年开始,节节攀升,2018年开始火箭速度。




而奇怪的是,同期同地区的主控芯片供应商,明星企业台湾联发科销售额却比2017年还要惨淡。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同一个主板上的元器件,为何命运叵测,天上地下?


想当年,作为当红炸子鸡的联发科,哪里曾经低头正眼看过国巨?而如今,两者地位天翻地覆,一个星光灼灼,一个黯然失色,难道这就是春秋版本的卧薪尝胆?

 

小插曲


近日,中国反垄断机构启动了对于三星、海力士、美光三家存储芯片巨头的反垄断调查,如果垄断事实成立,罚金最高可达80亿美元。自2016年Q3进入涨价通道后,存储芯片的涨价持续至今,已接近两年。

 

2017年,中国在存储芯片领域,被迫涨价多付出的金额约高达889.21(2017年)-637.14(2016年)=252.07亿美元。巨额变动之下,2017年底、2018年5月31日,反垄断机构已就持续涨价问题分别约谈三星、美光。

 

在被动元件市场掀起“腥风血雨”和并购大棒的国巨,在行业里首创集合竞价,让通路商去面对客户的国巨,股价冲到1090元的国巨,两年市值涨了18倍的国巨,是不是得再小心一点呢?

 

小资料


市场研究机构Paumanok预测,全球被动元件(电容、电阻)终端产业需求持续高增长,至2020年将比2017年增加22%,达到286亿美元。而全球主要MLCC供应商有村田、TDK、太阳诱电、京瓷、国巨、华新科、风华高科等。


6月5日,陈泰铭在股东会后受访时表示,日厂约有2,500个积层陶瓷电容(MLCC)料号,明年3月不再接新订单,这些产品大约占日厂产能30%,将外溢到台厂手中。国巨目前订单依旧大于产能,处于配货状态,供不应求状况至2019年仍旧无解。

友情链接: 站点地图 Kinghelm 金航标官网 萨科微slkor英文站萨科微slkor网站地图iCEasy元器件商城儿童电话手表网络货运平台蓝牙模块高清视频会议撬装加油SRAM